<form id="hvhdp"></form>

      <address id="hvhdp"></address>

      <address id="hvhdp"></address>

      <sub id="hvhdp"><dfn id="hvhdp"></dfn></sub>

      成都圖書館·成都數字圖書館

      常見問題
      在線留言
      客服QQ
      微信:cdclibwx
      咨詢臺?    028-86130651讀者續借  028-86122628數字資源  028-86129091
      返回頂部
      成圖動態
      媒體回音
      服務數據

      千年前成都已是音樂名城

      2019-05-31 15:25:14190瀏覽量

       喧然名都會,吹簫間笙簧

        “喧然名都會,吹簫間笙簧”……5月2日,75歲的知名音樂人陳彼得在央視《經典詠流傳》舞臺,以一曲《成都府》,唱出自己的游子之心,也唱出千年前的成都景象。

        近年來,豐富多彩的音樂活動,每天在成都上演,成都也提出打造“音樂之都”。回溯歷史,其實過去的成都,就擁有豐富的音樂文化基因。5月25日,成都圖書館“天府文化精品系列講座”上,天府文化研究院地方文獻研究室主任周翔宇介紹,在古蜀時期,就已有音樂在這里生發,隨著歷史的發展,在成都誕生了很多知名的樂曲、樂器、樂章。

        而四川師范大學教授謝元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從古往今來文人墨客留下的詩詞中,即可感受過去成都發達的音樂文化。

        A

        銅鈴、石磬作證古蜀音樂已生發

        在成都,什么時候最早有音樂?周翔宇說,這個問題目前沒有最準確的答案,但是根據考古,在三星堆和金沙,都出土了一批銅鈴,可以算是最早的樂器。這說明,至少在距今3000多年前,古蜀時期,就已經有音樂生發。

        “那個時候的音樂形態應該還比較原始,但是已經能夠看出音樂的發展歷程了。”周翔宇介紹,考古人員將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銅鈴進行比較,發現三星堆出土的銅鈴中有鈴舌,而金沙出土的銅鈴則無鈴舌,完全需要靠外部打擊來發聲。“這說明,從三星堆到金沙,古蜀先民對音樂的主動控制性已經逐漸加強。”

        在金沙出土的古樂器中,還有大名鼎鼎的金沙石磬,經過兩三千年至今依然能敲擊發出聲響。據介紹,經過考證,這應當是當時一件祭祀用品,不少專家認為,這進一步證明在當時的蜀地已經有了為營造氣氛的專門的禮樂,而并非“未通禮樂”。

        三國時期諸葛亮,對于蜀地音樂亦有不少貢獻。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諸葛鼓,通體使用銅制作而成。講座現場,周翔宇展示了幾張照片,可以看到諸葛鼓至今依然在四川、貴州、云南等一些少數民族地區流傳,在一些重要民俗活動中被使用。

        到了唐代,成都已成為全國重要的音樂中心,在這里誕生了有名的雷琴。雷琴,是當時居住在成都的制琴世家雷氏家族所制作的琴。在如今傳世所知的古琴中,唐代古琴是時間最早的,在唐琴之中,雷琴以其杰出的制作工藝最為珍貴。如今保存在故宮博物院的一張聲名顯赫的唐琴“九霄環佩”,就是出自雷氏之手。

        在這把琴足上方,還刻有“靄靄春風細,瑯瑯環佩音。垂簾新燕語,蒼海老龍吟。蘇軾記”楷書23字,同時還有黃庭堅的題詞。“蘇黃兩位大家,都對這把琴如此鐘愛,可見雷琴的高超絕倫。”周翔宇說。

        在五代十國時期,后蜀王妃花蕊夫人,以詩歌記錄下當時成都宮廷生活。周翔宇介紹,在其中還出現一種樂器——鳳笙。“蜀國被滅后,沒有其他人會演奏這種樂器,也就逐漸失傳了。”周翔宇說,從另一個角度也可以看出,當時蜀地宮廷技師的技藝高超,才能夠發明并且演奏這樣的獨特樂器。

        B

        《鳳求凰》之外還有這些名曲

        提起歷史上的名曲,見證司馬相如和卓文君愛情故事,直率熱烈又飽含深情的《鳳求凰》一定會上榜。

        周翔宇說,實際上,除了《鳳求凰》外,成都歷史上,還誕生過不少名曲。

        在成都市江漢路附近,有一“武擔山”,雖名為山,但實際上卻是一處土丘,相傳為古蜀王開明王妃的墓冢。根據《華陽國志》記載:“蜀王納為妃。不習水土,欲去。王必留之,乃為《東平之歌》以樂之。”雖然歌曲并未保留下來,但這一段典故,卻常常被后人題詠。

        在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中,不僅留下名曲《霓裳羽衣曲》,后遭遇安史之亂,“馬嵬事變”后,唐玄宗獨自走在蜀道上,遭遇風雨,悲切地思念楊貴妃,而作《雨霖鈴》。根據史料記載:“明皇既幸蜀,西南行,初入斜谷,霖雨彌旬,于棧道雨中聞鈴,音與山相應。上既悼念貴妃,采其聲為《雨霖鈴》曲,以寄恨焉。”

        誕生在蜀地的樂曲中,還有流傳至今的《七十二滾拂流水》。周翔宇介紹,這首曲子源于俞伯牙彈奏的《流水》。傳說,蜀派古琴大師、清代青城山道士張孔山,在青城山下,面對流水,在其中加入“滾拂”片段,模仿水在山間跌宕起伏、水石相撞,又奔流不息、一往無前。如今《七十二滾拂流水》已成為蜀派古琴代表曲目。

        C

        從詩詞中看“一城絲管”盛景

        古往今來,不少文人墨客留下對于古代蜀地的描寫,成都音樂盛景也可從中可見一斑。

        在四川師范大學教授謝元魯看來,“天府之國”優渥的自然條件,閑適的生活環境,唐宋時期成都生活安定,避開中原戰亂,同時儒釋道多元文化交匯融合,造就這里繁盛的音樂文化風尚。

        謝元魯介紹,在《華陽國志》中,記載秦漢時期,蜀地官吏等常常在音樂中宴飲,場面十分熱鬧。到了唐宋時代,在當時的成都,音樂已經并非上層貴族階級專屬,形成全民皆歌的盛景。

        唐代詩人杜甫以“喧然名都會,吹簫間笙簧”描繪他初到成都的印象。一首《贈花卿》,描述當時成都音樂水平的高超:“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云。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韶光妍媚,海棠如醉,桃花欲暖。挑菜初閑,禁煙將近,一城絲管。”宋代陸游的《水龍吟·春日游摩珂池》中則這樣記載當時成都音樂之盛,似乎滿城都有絲管音樂之聲。

        “成都好,蠶市趁遨游。夜放笙歌喧紫陌,春邀燈火上紅樓。車馬溢瀛洲。”在宋人張仲殊所作的《望江南·蠶市》,描繪了當時成都,遇到蠶市這樣重要的民俗活動時,即使到了夜晚,依然笙歌不住的場面。

        謝元魯介紹,當時民間對于音樂的需求特別旺盛,唐代時期就有“蜀戲冠天下”的說法,五代十國時期蜀人編纂了中國第一部文人詞總集《花間集》,其實也正是當時的歌詞集,可見成都民間音樂文化氛圍的濃郁。

        在如今永陵博物館出土的石刻中,展現宮廷24伎樂樂舞的宏大場面,其中不少樂器,都是典型的西域風格。謝元魯說,作為南北絲綢之路的交匯點,外來文化融入,也對成都音樂文化起到影響和推動。

      [記者 吳夢琳  編輯:粟蓓]


      四川日報   2019.5.31    16版

      5360彩票5360彩票官网5360彩票平台5360彩票app5360彩票邀请码5360彩票娱乐5360彩票快35360彩票时时彩5360彩票走势图5360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