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vhdp"></form>

      <address id="hvhdp"></address>

      <address id="hvhdp"></address>

      <sub id="hvhdp"><dfn id="hvhdp"></dfn></sub>

      成都圖書館·成都數字圖書館

      常見問題
      在線留言
      客服QQ
      微信:cdclibwx
      咨詢臺?    028-86130651讀者續借  028-86122628數字資源  028-86129091
      返回頂部

      力劇場:一個劇團,和一個時代的溫度

      2017-07-12 10:49:299494瀏覽量

      微信圖片_20170712104254.jpg


      《新周刊》雜志有一句口號:一本雜志和一個時代的溫度。


      我一直很喜歡這本雜志,它常常關注這個社會的痛點、熱點甚至盲點。我喜歡這樣一針見血或辛辣或諷刺的文章,讓我們在茫然的行走之中能有所反思,就像一根刺,在你麻木之時,微微刺痛你的神經,給你提醒。

       

      我想,讓人足以欣賞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雙方的價值觀相同,就像摩登女郎愛看時尚畫報,關心時政者喜歡環球時報,而我也特別關注這時代的某種痛點、熱點與盲點。只不過,我在用另一種方式表達著。


      微信圖片_20170712104259.jpg




      演完《空巢青年生存指南》后,我跟演員肖藝聊起力劇場目前的問題和未來的發展,談到似乎力劇場要專做喜劇,這樣似乎才更大眾。回想起力劇場做過的劇目中,的確喜劇更受大家青睞,于是我也感覺應該做點輕松的,剛好有位表演很不錯的我的同事曾和我聊起她想演一個搞笑版的潘金蓮故事,我就和她談好開始籌備《金蓮外傳》。

         

      只是,當項目海報發到朋友圈后,我總感覺少了點什么。就像策劃芳葦問我的:“那我們還文藝嗎?”。我自己也在想,那些自己愛的當代藝術的范兒,從此就要沒有了嗎?

       

      就這樣恍恍惚惚過了一個白天。

       

      晚上回家,我無意間看了一集紀念紀錄片《看見臺灣》導演齊柏林的節目,齊柏林是一位導演、空拍攝影師,也是一位有社會責任感的創作者,與其說他在拍片,不如說他是讓更多人關注地球生態的變化。

       

      一時間,讓我恍然大悟,我為什么不堅持繼續“用戲劇的方式記錄時代”呢?當然,我沒有齊柏林那樣偉大,但有這樣的初衷,比起一味地制造快樂,不是更高級嗎?


      微信圖片_20170712104302.jpg




      2013年12月,力劇場的第一部原創戲劇《我不是橡皮人》是我和當時我帶的傳媒學院的學生共同完成的,在我們想要做一部什么樣的戲的時候,我提出了“橡皮人”這個主題。"橡皮人"一詞源自于王朔的小說,反映了當代都市中迷失自我的年輕人狀態,橡皮人,沒有神經,沒有痛感,沒有效率,沒有反應,整個人猶如橡皮做成的,不接受任何新生事物和意見、對批評表揚無所謂、沒有恥辱和榮譽感的一群混日子的人。



      那時,反應社會上“橡皮人”現狀的文章報道很多,加上身邊真的有很多這樣頹廢生活的同齡人,于是我們想做一部劇關于這個主題,也以此喚醒“沉睡”的年輕人,嘿,你的人生或許還有很多可能。

       

      后來整個社會開始流行起“辭職去旅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熱潮,一時間,各種任性旅行的書成了暢銷榜主力軍。那時我也有過無數次沖動“辭職去旅行”,擔憂被身邊同事朋友給勸告。也正因為如此,我開始思考“辭職去旅行”究竟是一種救贖平凡的途徑,還是只是逃避現實的手段而已。其實,沒有確切答案,因為這是因人而異的,所以我花了半年時間寫下了《純文藝旅行》的劇本,試圖通過這部劇讓人們思考,辭職旅行該不該任性。

       

      這部劇應該說是力劇場的開山之作,當年在環球中心的今日閱讀上演后,主辦方直接包票包車把我們拉到德陽又演了一場,而后來這部劇又以主播出演的形式在東郊記憶的小劇場復演,又在言幾又和成都圖書館上演,場場爆滿,收獲很多的肯定,非常欣慰。

       

      2016年是莎士比亞逝世400周年,力劇場成為了西南地區第一個做莎翁紀念演出的團體,我們將四部經典作品融合為一部劇《治愈系的莎士比亞》,每莎翁作品演一段原版,再對比一段現在的故事,交替演出,正所謂“莎翁寫的一切,我們都經歷過”,同樣取得了成功,而我們所用的方式正是反應社會痛點的方式,比如我們將現在的速食愛情對比曾經的深情專一,我們以職場的馬屁精對比莎翁《李爾王》里的女兒們,既讓觀眾理解了莎翁的作品,又諷刺了現今的問題。

       

      還有后來的《不說,就真來不及了》、我的獨角戲《埃克蘇佩里的天真——小王子當代版》、《空巢青年生存指南》都是反映當下社會某一共同問題的劇目,所以與其他劇目片中故事性而言,力劇場的劇目更著重評論與諷刺。


      微信圖片_20170712104305.jpg




      我身邊很多做媒體的同事,他們在絞盡腦汁的寫段子,因為他們知道那樣收聽率高,特別是在廣播領域,越來越多的媒體在做“娛樂脫口秀”,大部分的脫口秀是在講笑話,這反映出的確快樂是觀眾聽眾最需要的。

       

      那么我們的做法有什么不同呢?也許不同之處就在于不管是什么類型的劇,我們總試圖去反應社會中大家共同經歷的事情,共同思考我們所面對的問題。

       

      大眾喜劇讓開心麻花異軍突起,成為了中國第一個上市的話劇類公司。而更多的創作團體把重心放在了故事的構思上,都市愛情、IP劇、創意劇、史詩劇,層出不窮。

       

      但對力劇場而言,“以戲劇表達話題”成為了我們最愿意堅守,也最獨特的存在。那么我也問過自己,你看,人家雜志也能表達觀點,記錄事件,干嘛你要用話劇來做呢?我的答案是,第一,這是一種有意思的表現方式,相比于只能看的文字,你不覺得一部戲更生動嗎?第二,這是相比于電視電影成本低的方式,一部紀錄片或電影是需要大量時間和金錢來完成的,制作成本和周期比話劇長,而話劇并非不能表現同樣的主題,只是內容和形式不一樣,且并不妨礙同樣的主題用電影電視話劇的方式都來表現,也不沖突;第三,我想起賴聲川老師對劇場的一個看法,他說,劇場是一個神奇的空間,所有人聚在一起,在一個氣場里共同感受著,相互情緒感染著,這是一件很特別的事。對,那么當我們因為一個話題,一部劇而共同聚在一起,那不是更適合嗎?


      微信圖片_20170712104309.jpg




      所以我想,我還會繼續,那些原有的珍貴和曾經的不足,都會堅守與完善。我想,以社會責任感為出發點做一部戲,即便沒有好的票房,也能留下我們對這個社會的思考,告訴一些人某個問題,喚起一點點改變,這也是值得的。

       

      讓我斗膽改改《新周刊》的那句話,放在力劇場身上:一個劇團和一個時代的溫度。


      我驕傲。

      力劇場 曹力


      QQ截圖20170811094704.png

      5360彩票5360彩票官网5360彩票平台5360彩票app5360彩票邀请码5360彩票娱乐5360彩票快35360彩票时时彩5360彩票走势图5360彩票ios